当前位置: 首页 >专题

“彩虹之国”的困扰与蜕变

作者:admin 点击次数:380  发布日期:2014-03-12

核心提示:南非的就业压力可谓长期挑战。按照国家发展规划,到2030年,南非要将失业率从现在的35.6%降到6%,这意味着年均经济增长率需要达到5.4%,而当前经济增速与目标相去甚远。

南非约翰内斯堡,南非酿酒集团旗下软饮料分支-联合饮料工业可口可乐生产线。 

犯罪、战乱、难民、疾病、贫穷……一谈起非洲,这些印象便脱口而出。

但有一个国度,似乎已脱离了人们对传统非洲国家的看法。她被视作黄金和顶级钻石的代名词,其旅游天堂——好望角不仅寓意着美好的希望,而且自古就是海上贸易线富庶往来的必经之地。更不要忘了,当年她还以发达国家的身份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

这就是南非,自1994年新政权制度建立以来,其社会领域发生了一系列深刻变化,政治转型被公认为世界民主的典范。只不过,光环之下也有无法掩饰的困扰。尤其是贫富差距日趋悬殊,正成为南非执政党非国大(非洲人国民大会)在今年4月大选中必须直面的难题。

有“彩虹之国”美誉的南非,亟须破茧新生!

 

“二次转型”是一个噱头?

 

整整20年前,南非如期举行首次全民大选,非国大赢得63%的选票,成为占主导地位的政党,非国大主席曼德拉当选为新南非第一任总统。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杨立华指出,这是南非由种族隔离制度向种族平等的民主制度转变的起点。

此后,非国大一直保持执政党地位,并在历次选举中均获得超过60%的选票。今年年初,非国大刚刚迎来102周年庆典,上万名支持者唱起古老而有力的解放歌曲,新一轮选战序幕由此拉开。

中国亚非学会副秘书长杨宝荣向《支点》记者表示,在即将迎来的第五次大选中,非国大及南非总统祖马的连任,几乎没有悬念。

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统计数据来看,20年里,南非经济增长幅度达83%,实际人均GDP增幅40%,家庭可支配收入增长43%,贫困率下降10%,就业人数增加350万,矿业和制造业平均工资上涨150%。

对于新南非所取得的成绩,杨宝荣认为用“包容性”来解释再恰当不过,以提高黑人闭塞、落后的社会待遇为核心,发展规划覆盖全体国民,纠正种族隔离制度造成的经济不平等。

政府财政转移和扶助黑人的相关经济社会发展计划是主要手段,杨宝荣提到,比如在企业制定发展规划时,必须对黑人的就业比例、技能培训、住房等做出明确规定。

然而,南非用财政收入支持大范围的社会救助,是否具有可持续性,颇具争议,而且黑人当中社会阶层和贫富的分化是南非面临的新问题,杨立华提醒说。

可以说,黑人中产阶级的成长是1994年以来南非社会结构的最大变化,但与之并存的是严峻的结构性挑战:失业率高达25%,基尼系数高达0.63,仍然有85%的黑人处于贫困之中。

2013年底的民意调查显示,非国大的支持率已经从年初的63%下降到53%的历史低点,民众对政府的经济政策逐渐失去了耐心。因此,非国大在今年的竞选宣言中强调,政府会将经济转型放在首位。

这就是祖马总统在2012年6月的全国政策会议上提出的“二次转型”,继以政治转型为主旋律之后的社会经济转型。最终,该提议因“不切合实际”而被否决。

而在杨宝荣看来,近些年南非催生了一部分黑人新贵,白人开始加入非国大,若要重新评估或出台新政,利益群体各方恐难以平衡,这才是“二次转型”被否的真正原因。

实际上,非国大孜孜不倦推动的改革,一直是以经济为根本。眼下正值新南非成立20周年,加之大选在即,“二次转型”不失为一个号召黑人的参选议题,甚至可以成为“求变”的噱头。

 

内生增长势头犹在

 

噱头也好,现实操作也好,黑人的期望很高,白人的担心很重。

关键在于协调好两种立场。中国非洲问题研究会常务理事、上海师范大学非洲研究中心副主任张忠祥对本刊记者表示,20年间,包容性增长贯穿于新南非经济增长的始终,这是其经济保持增长的重要内因。

据统计,2004年至2012年间,黑人中产阶级由170万人增加到420万人,首次超过白人中产阶级。同时,南非政府职能部门中黑人比重加大,一批黑人企业家崛起。杨宝荣分析称,这一结构性变化有利于南非增加技术储备、稳定就业、扩大税收基础和刺激国内消费市场。

前不久,高盛集团在《20年的自由》南非经济调研报告中指出,从绝对值来看,黑人在中产阶级消费市场中已占据主导地位。

不仅如此,经过一个半世纪的矿业开发和工业化进程,南非建成了世界领先的矿业、门类齐全的制造业、现代化的农业,以及相当完备的金融体系和基础设施。

可以肯定地说,南非的增长势头犹在,杨立华表示。

不过,南非未来高速增长的可能性不大,这是由其经济结构、人口结构和产业结构决定的。杨宝荣认为,尽管南非加工制造业和消费产业发达,但矿业依然是支柱,莫桑比克等新兴资源国的崛起必将分散其优势。

然而,改革政策对于越落后的地区,爆发性越明显。就全非范围内人均GDP而言,加蓬、赤道几内亚等新兴资源型市场,可以说是从“一贫如洗”到名列前茅。南非作为一个老牌矿业国家,正面临投资环境、开发潜力与市场竞争等诸多瓶颈。

所幸的是,南非具备作为制造业大国的良好基础,兼具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经济特征,机械化水平与技术研发投入要求都比较高。

提到工业基础,张忠祥说,南非工业占GDP比重曾经超过40%,而今已下滑到28%,且因劳动力成本太高而缺乏竞争力商品。对于南非这样一个新兴经济体来说,没有强大工业支撑的服务业经济,其可持续性难言乐观。

另外,黑人中产阶级崛起之后,他们的收入主要用作消费还是发展再生产,也是个问题。现在的情况是,这些收入大部分被消费掉了,虽说消费也能拉动经济,但如果储蓄稍高一些,投资再大一些,经济发展或将更快。

有了南南合作的新依托

 

总体上看,南非的发展势头还是健康的。除上述内在优势,中国和金砖国家机制无疑将成为最重要的外部拉动力。

杨立华指出,自新制度建立以来,南非结束了被孤立、被制裁的地位,真正获得了一个开放的世界市场,不仅继续保持着与发达国家的联系,而且以南南合作为新的发展依托。

2010年12月,中国作为“金砖国家”合作机制轮值主席国,与俄罗斯、印度、巴西一致商定,吸收南非为“金砖国家”正式成员。

加入金砖机制后,南非在参与新兴市场间的经贸合作、国际谈判、扩大影响力方面是加分的,但其经济与之前相比有何转变呢?张忠祥回答说,恐怕作用还要慢慢地显现出来,特别是建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会有直接的帮助。

有专家称,南非加入金砖机制后,可使原有金砖四国进一步加强同南部非洲各国的经贸关系。由于很多南非公司在南部非洲国家设有分公司,地缘接近,风俗相通,如果相关投资和贸易通过南非中转,回报率将显著提高。

杨宝荣强调,由于欧美市场对南非的商品准入不设限制,中国看重的实则是欧美市场这块“肥肉”。

当然,中国对南非经济的影响力度明显高于其他国家。2013年,中国与南非贸易额达到442亿美元,同比增长13.3%。中国已连续四年稳居南非第一大贸易伙伴国、第一大出口市场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地,而且南非一直处在十分有利的贸易顺差地位。

除了贸易领域的强劲增长,中南两国在投资、金融、旅游等领域的合作也不断扩大。在实施企业“走出去”战略、深入开拓非洲市场方面,位于中国中部的湖北省已连续多年举办“走进非洲”大型经贸展览。

记者从湖北省贸促会了解到,去年底由100家湖北企业组成的代表团辗转非洲,在南非、加纳、肯尼亚、摩洛哥参与多场贸易投资展览会和项目洽谈会。多家湖北企业表达出浓厚的投资兴趣。其中,湖北蓝光燃气公司拟和南非当地一家企业合作,投资数亿元在首都开普敦进行房地产开发。

 

继续打好种族和解牌

 

曾经,高速的经济增长、完善的金融和法律体系、开放的经济环境,使得外资不断涌入南非,成为拉动经济的重要动力之一。但近年来,外资也开始出现撤离迹象。

杨宝荣指出,南非经济如今处于投资后现代阶段,不确定性的转型政策和社会动荡更削弱了外国投资者对南非的兴趣。

2014年中国春节前后,当人们乐此不疲地扫购低价黄金时,数万名疯狂的南非矿工正掀起一场场罢工狂潮。回顾上一次大规模罢工是在2012年8月,警方向抗议人群开枪,造成34人死亡。

紧张的劳资纠纷经常被认为是南非吸引外资的不利条件。除此之外,汇率市场化程度高、电力短缺、高素质劳动力缺乏、工资增长远高于经济增长,也给投资带来一定的消极影响。

在全球悼念曼德拉的悲痛时刻,不少人对后曼德拉时代的南非形势表示担忧。

杨立华表示,未来南非出现大动荡的可能性不大,挑战主要来自政府的治理能力与发展需求的差距,特别是在经济发展中,能否提高增长速度和产业竞争力,以解决高失业率和贫困问题。

据高盛集团报告显示,截至2013年,南非有460万人找不到工作,约占总人口的24.7%,其中71%是15岁到34岁的青年,另有220万人放弃寻找工作,总计失业率达35.6%。

杨宝荣认为,高失业率和贫困问题均有历史遗留之嫌,虽然政府在教育和就业方面给予黑人较大鼓励,劳工素质依然存在天壤之别,加之每年超过3%的人口增长速度,南非的就业压力可谓长期挑战。

作为非洲大陆最为发达的经济体,南非近年来受到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也最为严重。世界银行最新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2013年南非经济保持了2%的低速增长势头,这个数字预计今后两年将温和加速至2.7%和3.4%。

张忠祥分析,就业率和减贫只有在经济增长较高的条件下才能得到保证。按照国家发展规划,到2030年,南非要将失业率从现在的35.6%降到6%,这意味着年均经济增长率需要达到5.4%,而当前经济增速与目标相去甚远。

在今年初的达沃斯年会上,南非贸易与工业部部长罗布·戴维斯(Rob Davies)表示,未来拟投资1000亿美元完成对道路、港口、采矿等领域的基础设施升级改造,全力释放矿产资源开发的潜能,并借此改善就业市场。

在经济增长放缓、本币急剧贬值、失业率居高不下、罢工此起彼伏的境遇之下,非国大能否带领南非民众继承曼德拉的精神衣钵,完成“彩虹之国”的蜕变?“最关键的要看下一个具体政策是什么,如何将种族和解这张牌继续在经济发展中打下去。”张忠祥说。(支点杂志2014年3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