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开卷有议

总有优秀公司存续和涌现

作者:本刊评论员 点击次数:1721  发布日期:2023-11-08

2023年11月刊-2.jpg


全球经济充满不确定性。中国经济也面临一些挑战。

但是,优秀的公司仍然涌现和存续。这些公司,在某种意义上为我们认识当前宏观经济形势提供了样本。

一个经济成长的过程,表现为GDP规模的不断放大,其实质是产业结构不断优化升级,也就是一个相对高级的产业不断取代低端产业成为主导产业的演进过程。产业结构的每一次交替演进,客观上都为相关公司的产生、崛起提供了风口。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奇迹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排浪式的产业跃进运动。这种产业升级浪潮,大致经历了传统轻工业、重化工业、高端制造业三大波次。与之相应,每个领域都催生了一家家优秀公司的崛起。

从时序上看,我国正在崛起的比亚迪、宁德时代可称新秀;横刀立马市场几十年的华为、格力、福耀玻璃堪称老将。

时代背景不同,企业成长路径不同,其昭示的意义也不一样。

比亚迪、宁德时代,出现在中国工业化向高新技术产业飞跃的时期。“二战”以来,许多发展中国家不同程度蹈入中等收入陷阱,要因之一乃是向高新技术产业转型失能。以比亚迪、宁德时代等为代表的中国企业,不再走后发国家工业化“先跟进、再超越”的技术进步旧路,而是着眼全球产业发展演化,不同于前人、不同于他人,直接跳跃,创新领先,开辟了世界相关新的产业发展路径。从它们身上,我们能够感受到新时代中国企业的商业精神,中国产业新的跃起势能。

华为、格力、福耀玻璃是三个中国工业化进程中公司持续进化的经典案例。任何一个产业,都会经历收益增长阶段、损益竞争阶段和垄断定型化阶段。在经济发展初期,是短缺经济,只要生产就有收益。这时,家家欢乐。企业主要以生产为中心,以要素投入为增长动力。随着竞争烈度加剧,拼管理、拼技术、拼商业模式等成为焦点。此益彼损,一家公司的发展,往往以同行业其他公司市场收缩为代价。最终,行业两极分化,优胜劣汰,只有少数企业胜出。中国的家电、啤酒、食用油、洗涤用品、汽车等行业都经历了这三个阶段。华为、格力、福耀玻璃的重要价值就在于,它们都是中国工业化早期涌现出来的明星企业,都经历了各自产业环境变化的严格考验,成为长跑的王者。

有人说,市场的繁荣期是企业的幸福期,这话值得商榷。对只追风口、赶浪头、盲目求大的企业来说,可能一时遍地是金、是幸福的。但大潮退去,泡沫破掉,谁在裸泳终将一览无余。对优秀公司来说,冷静、理性、持续性是它们的原则。繁荣期是对它们的考验。它们要控制适宜的增速,保证公司增长建立在各类生产要素坚实积累的基础之上;控制合理的利润,协调各个利益攸关方的权益,建立可持续的价值共生系统;深刻理解所在行业,聚焦核心业务,不断培植核心优势,创造不可替代性;深植独具特色的企业文化,塑造公司长寿的基因与精魂。这样的公司,因为严苛的自律节欲,其实是痛苦的。但这种痛苦换来的稳健,使它们能够穿越产业变迁的阵痛,穿越经济波动的周期,甚至在低谷时还有巨大的反弹力。华为、格力、福耀玻璃正是这样的苦行僧。它们的“成长点”都较低,但长期主义的信念、专业主义的执着,使它们不跟风、不盲从、不虚胖,紧盯自己的战略目标,不断革新自己、发展自己、升华自己、成就自己。

我们说中国经济充满韧性,是因为几十年的工业化,积累沉淀了一批华为、格力、福耀玻璃这样的“老将”,它们强大的续航能力为中国经济行稳致远提供了支持;我们说中国经济充满成长性,是因为从比亚迪、宁德时代等一批新兴企业的成功上,我们看到了中国经济不断释放新的先进生产力的动能。跃进是中国经济的主旋律。悲观没有道理。(支点杂志2023年11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