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支点智库

不必过度担心美联储加息缩表

作者:张明(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 点击次数:913  发布日期:2022-08-03

核心提示:当前国内经济稳增长仍是主要任务,应该继续果断地放松财政货币政策。

张明.jpg


今年5月,美国的CPI同比增速达到8.5%,核心CPI达到6.0%。细项中,上涨最快的前三项分别是交通运输(同比增长19.4%)、食品饮料(同比增长9.7%)和住房(6.9%)。

因此美联储不得不开始加息缩表。一方面,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在此前持续低估了通胀的严峻程度,目前需要通过矫枉过正来纠偏。另一方面,美联储的陡峭加息与缩表也与美国国内政治有关。今年下半年美国中期选举在即,如果不能把通货膨胀率尽快压下来,那么民主党中期选举的前景堪忧。

美联储加息缩表至少将从三个方面对中国造成负面影响。

一是全球总需求下滑导致中国出口增速下降,而净出口是疫情暴发以来中国经济增长最重要的动力之一。

二是中美利差的收缩与倒挂将会导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面临贬值压力。今年以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一度由6.3贬值至6.8。不过,人民币汇率进一步贬值的空间不大。一方面,中国经济和美国经济增长势头今年下半年会翻转,中国经济增速向上,美国经济增速向下。另一方面,我国央行有很多政策工具可以防止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大跌。我的判断是,今年下半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有望在6.6到6.9之间波动。

三是短期资本外流加大,并导致国内资产价格面临调整压力。从外管局发布的今年第一季度国际收支详细数据可以看出,上半年中国短期资本外流压力还是很大。今年一季度,我国非储备性质金融账户逆差为497亿美元,其中证券投资逆差高达798亿美元,这是有史以来最大的证券投资逆差。其中外资撤回了证券投资487亿美元,其中撤回了债券投资319亿美元。这两个数据也创下了历史新高。今年上半年短期资本外流,无疑与美联储加息缩表有很大关系。

不过,作为一个有着广阔国内政策空间的大型开放经济体,中国的国内政策制订仍要以我为主,关注国内的主要矛盾,而不必为外部环境的变化束缚了手脚。

当前国内经济稳增长仍是主要矛盾,我们应该继续果断地放松财政货币政策。一方面,不必担心中美利差继续倒挂会导致人民币兑美元大幅贬值与大规模资本外流。我们有很多政策手段来稳定人民币汇率与资本流动。另一方面,目前国内粮食价格与猪肉价格已经反转,再过一两个季度之后,猪肉价格可能再度显著攀升,并拉高CPI增速。因此,我们应该在这个时间窗口内果断实施扩张性财政货币政策。

总体来看,当前中国面临的外部环境非常严峻复杂。对我们而言,关键是要保持政策定力,着力稳住国内经济基本盘。一是持续优化动态清零防疫政策,更好地平衡防控疫情与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二是果断实施扩张性财政货币政策,尤其是通过财政政策发力来尽快缩小负向产出缺口。三是调整具有宏观收缩性的部分行业监管政策。

我很高兴地看到,在美国国内通货膨胀高企的背景下,中美经贸摩擦有了一些边际改善的迹象。美国国内出现了通过降低对华关税来缓解国内通胀压力的声音。作为经济与贸易全球化最重要的受益国之一,中国政府应继续秉持多边主义立场,积极与美国政府改善双边经贸关系。从历史经验来看,中国经济增长最快的时期,都是全球化进程不断加深的时期。发展内循环固然重要,但根据时机变化,推动内外循环相互促进发展也同样重要。(支点杂志2022年8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