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支点智库

疯狂基建未能让日本经济再度腾飞

作者:李迅雷(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点击次数:738  发布日期:2022-08-03

核心提示:政府杠杆率水平的快速上升,反映了公共支出的效能非常低下。李迅雷.jpg


或许大家有所不知,日本曾经是一个基建狂魔,尤其当日本经济泡沫破灭的时候,日本政府通过拉动基建等逆周期政策,让日本经济回稳。

1972年日本大藏省的公共工程支出增速为37.6%,这与日本前首相田中角荣提出的日本列岛改造论有关。他在1972年当选首相,并且在1972年三次大幅追加财政支出预算。

田中认为,只有通过大规模的交通网建设,才能够消灭农村和城市的差距。“要同时消灭城市过密和农村过疏的弊病,在全国范围内,实施工业的重新布局,充分运用智慧和知识,建设全国新的铁路干线、高速公路,整顿通信网络,只要做到这些,就一定能够消灭城市和农村的差距。”

但日本的这些基建投入是否非常必要呢?这引起不少争议。有文章这么描述:日本似乎创造了一个完全人造的自然界。至1993年,55%的海岸线被混凝土覆盖,巨大的四角水泥砌块“护卫”着美丽的海岸。从上世纪60年代至今,日本修建了超过2800座水坝,年平均投入2000亿日元。单是1995年至2007年的基础建设预算就高达650兆日元,超过美国同期3至5倍。早在1998年,公共建设的产业工人就占据了总劳动力的10%,达690万人。

从日本政府在基建投资的数据看,1992年是一个明显的增速高点,达到12.8%,这应该是为了应对房地产泡沫破灭而采取的逆周期政策,旨在稳增长。另一个高点发生在2009年,增速达到7.3%,这显然也是为了应对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而引发的全球性金融危机对经济的冲击。 

2013年日本自民党卷土重来,安倍再次执政,再度采取大胆的刺激经济政策。安倍经济学的具体政策指向可以总结为:将通胀目标设置为2%;促使日元贬值;政策利率降为负值;无限制实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大规模的公共投资;日本银行通过公开市场操作购入建设性国债;修改日本银行法加大政府对央行的发言权等。在政府基建投资经历了两年回落之后,2013年增速拉升至14.5%。

但是,日本政府为了稳增长所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目前日本政府(含地方政府)的债务余额占GDP比重为256%,几乎是全球最高的。即便剔除地方政府的债务,2020年中央政府的债务余额占GDP的比重也达到221%,是日本20年前的两倍多。而美国联邦政府的杠杆率为130%左右。

日本政府杠杆率水平的快速上升,背后反映了其公共支出的效能非常低下,这是日本“失去30年”期间最受诟病的地方。

因此,发展基建投资虽然有利于经济发展,但必须提高效能,注重投入产出比。否则,政府债务不断上升,社会成本不断增加,经济就难以运行下去。

近期日元大幅贬值,从直接原因看,是因为日本没有跟随美国收紧货币,随着日本国债的下跌,日本央行反而宣布继续无限量撒钱,以购买日本国债期货的交割券。这引发了人们对日本经济及日本债务危机的担忧。

日本的政府债务规模确实令人担忧,这说明日本在过去30年未能摆脱经济增长乏力的困扰,安倍经济学等刺激政策也未能改变日本的经济结构,创建一种新的增长模式。2021年日本的GDP为4.9万亿美元,还落后于1995年5.55万亿美元。说明通过政府举债大搞基建的方式并不能改变经济增长模式,反而陷入到债务泥潭之中。(支点杂志2022年8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