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支点智库

保持经济中高速增长十分必要

作者:廖群(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 点击次数:908  发布日期:2022-07-06

核心提示:没有经济质量,经济增长的意义就不大;而没有经济增长,则谈不上经济质量。

 

1978年到2019年的41年,是我国经济的高速增长期,年均增长速度高达9.4%。这是人类历史上时间最长、增长速度最高、稳定性最强的经济增长速度,因而可以说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经济增长奇迹。但从2020年开始,我们就告别了这个高速增长时期,也就是说经济增长速度告别了6%以上的时代。具体来说,2019年经济增长6.1%,是我国经济高速增长的最后一年。由于新冠肺炎疫情,2020和2021两年的平均经济增长速度为5.1%。但即使没有新冠肺炎疫情,这两年的平均增长速度也应该在6%以下,大概在5.5%左右或5.5%至6.0%之间。也就是说无论有没有疫情,中国经济都已告别了高速增长期。

那高速增长期后,经济增长速度“稳”在中高速水平的前景如何?

首先是可能性问题,即经济增长速度能“稳”在中高速水平吗?对于这一点,从各国的历史经验来看,是有理由担心的。以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经历了高速经济增长期的4个亚洲经济体,即日本、韩国、中国香港和中国台湾为例,年均经济增长速度,在高速增长期达到了9%左右,但高速期后都没有稳定在4%-6%的中高速区间而是很快就放缓到了中低速区间,即2%-4%,甚至是低速区间,如日本。因而就一国的经济增长而言,高速增长期后并不一定要经过中高速阶段再到中低速或低速阶段,很有可能直接就进入到中低速或低速阶段。但是,我国将是一个例外。由于历史、文化及地理等各方面的原因,大量研究表明,今后20年我国经济的潜在增长率在中高速水平,因而我国经济增长在高速增长期后是可能“稳”在中高速水平的。

第二是必要性的问题,应该看到,高速增长期后经济增长速度“稳”在中高速水平对我国的发展目标来说是必须的和至关重要的。显然,如果今后20年左右我国经济增长速度不能“稳”在中高速水平,则我国在2035年人均GDP再翻一番和在2050年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发展目标就无从实现。从另一角度,要从当前人均GDP 1.2万美元上升到发达国家人均GDP平均 4万美元的水平,没有20年左右的中高速增长是不可能的。

因而,中高速增长的潜力是有的,而潜力的实现也是必须的。但是,潜力的实现又是有条件的,除了天时、地利之外还需要人和,在此可理解为人的努力,而现代经济下人的努力中很重要的一环是政府的宏观经济政策。

鉴于经济增长曲线的抛物线性质,今后20年左右的中高速增长曲线也必为前高后低,所以2021-2025年间经济增长速度应该达到5%-6%之间。这应该就是为何今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将我国经济增长目标定在5.5%左右的背景和原因。

经济增长和经济质量,对立而统一,两者不可偏废。没有经济质量,经济增长的意义就不大;而没有经济增长,则谈不上经济质量。尤其是我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正处于追赶发达国家的过程中,如果没有较高的经济增长速度,经济质量的提高也实现不了。

5.5%左右的增长目标,虽高于市场预期,却是与我国前两年平均经济增速和“十四五”期间以至今后20年左右的增长目标要求相衔接的。(支点杂志2022年7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