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随笔

刘畊宏是个心理学家

作者:丁杰(媒体人) 点击次数:1073  发布日期:2022-06-06

核心提示:遭受不必要的痛苦与其说是英雄行为,不如说是自虐。

 

 

对学习心理学的人来说,《活出生命的意义》这本书想必不陌生。弗洛伊德心理学派是追求快乐,阿德勒心理学派是追求优越,而作者维克多·弗兰克尔则是追求意义。作为从纳粹集中营活着走出来的犹太人,他跨越了炼狱般的痛苦,结合自己的经验和学术,开创了意义疗法,并写就了此书。时至今日,这本书的销量达到1200万册,在“二战”后帮助很多人从阴影中走出来。毫无疑问,他活出了生命的意义。

弗兰克尔对于痛苦的理解,令我印象深刻。他认为,如果痛苦是不可避免的,那就在痛苦中找到意义。如果痛苦是可以避免的,那么有意义的事就是去消除痛苦的根源。诚然,我们不曾感受集中营里的度日如年,可这丝毫不影响一个正常人对痛苦的感知。

首先说说不可避免的痛苦。生离死别、高考失利、投资失败,以及失恋……这些都是我们可以回忆或想象的痛苦,当你遭遇这些经历时,痛苦就会随之而来,至于多久才能走出来则因人而异。实际上,生活方式的改变、职场的转型、人生规划的调整,同样也会或多或少带来不可避免的痛苦。

有一位朋友最近遇到了这样的烦恼,去年他结束了十年的自由职业,进了一家相对稳定的民营企业,一年多的时间就萌生了离职的想法。从入职时的踌躇满志,到现在不好不坏地混着,他积极地适应着工作环境和节奏的改变,却始终难以逃脱一些外界因素带来的痛苦。

我把他的这一痛苦归于不可避免的痛苦。因为一年前,即使不是去这家公司,他同样也要接受向传统职场人的转型阵痛。我问他,你后悔当初的决定?他很坚定地说不后悔。相反,在总结这一年的成长和收获时,他说得头头是道。是否在痛苦中找到了意义,他已经给出答案。

如今,摆在这位朋友面前的路有两条。一是继续留在这家公司,找到适合这里的生存之道。二是寻找新的机会,去更适合自己的平台发展。他毫不犹豫选择了后者,因为他已经思考清楚,给他带来痛苦的根源是什么,现在所要做的,就是通过主动学习和转变心态,消除痛苦的根源。显然,此时的痛苦从不可避免的痛苦转变为可以避免的。

在停工停产、居家隔离的时候,是否应该学习一种技能或一门手艺?看一两本想看却总说以后再看的书?这些都是可以思考的。最近火遍全网的刘畊宏,据说有1000多万人跟着他跳起了毽子操,连广场舞大妈都改行了。对很多人来说,他就是在给疫情中的国人提供意义疗法的“弗兰克尔”。

如果痛苦是可以避免的,那么有意义的事就是去消除痛苦的根源。其实,后面还有半句话:“不论这种原因是心理的、生理的,遭受不必要的痛苦与其说是英雄行为,不如说是自虐。”

听说《小马过河》的故事又有了新的演绎:有匹小马要过河,老水牛看到了对他说:“别怕,水很浅,只到了我的膝盖。”小松鼠立刻跑了过来喊道:“不要相信他!水很深,我的朋友就是淹死的。”小马不知道该听谁的,身旁的马妈妈告诉他:“孩子,别理那俩神经病,咱们走桥。”

摆脱痛苦的能力,恰恰是中国人身上最为稀缺的。心理上,我们要正视现实,要么提高能力,要么降低欲望;生理上,就像张朝阳说的,年轻人不要太拼,有病要及早就医。(支点杂志2022年6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