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特写

曹德旺的重要时刻

作者:《支点》记者 袁阳平 点击次数:1251  发布日期:2019-03-05

核心提示:做事要用心,有多少心就能办多少事。

 

福耀玻璃创始人曹德旺

 

在中国企业家当中,曹德旺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存在”。

曹德旺是福耀玻璃工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耀玻璃”)董事长。他以勇于直言著称,比如,去年4月,他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会时称“中国税负过重,减税进程缓慢”。

最近一段时间,有的民营企业家信心不足,曹德旺又有话说——民企出现困难不要骂不要等,要从自身找问题。

曹德旺敢说且能引发关注,与他的创业经历、行业地位不无关联。

1976年,曹德旺进入福建福清高山玻璃厂工作。1987年,曹德旺创办了中外合资企业福耀玻璃,历经30年风雨,公司成为专注于汽车安全玻璃和工业技术玻璃领域的大型跨国集团。

有这样一位湖北人,他几乎亲历福耀玻璃30年的创业史,是曹德旺的左膀右臂,甚至有人称他们俩“情同父子”。他叫左敏,曾任福耀玻璃总经理,如今回乡掌舵湖北捷瑞集团。

日前,支点财经记者采访左敏,“还原”曹德旺创业的几个重要时刻,希望对民营企业的创业、发展有所启发。

 

档案破题,吸纳大学生加盟

 

1988年夏天,福耀玻璃还像一株幼苗,在福建福清市的一个山坳里积蓄力量静待成长。此时即将大学毕业的左敏,也将走进社会“大熔炉”去历练。

毕业前夕,身为厦门大学学生会干部的左敏,组织策划了一场有关青年使命的研讨会。他与同学们四处拉赞助,机缘巧合下听说“福清的曹德旺乐善好施”。

于是,左敏坐着班车,从厦门大学出发,经过一整天的颠簸,来到福耀玻璃。见到曹德旺之后,他讲明了来由。

在办公室里,曹德旺热情地接待了左敏,这是他第一次接待名牌大学生。曹德旺满怀激情地告诉左敏,“中国的汽车玻璃市场巨大,过去以进口为主,价格昂贵且终端服务不好,我们计划为中国人做一片属于自己的高质量玻璃,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这句话深深印在左敏的脑海里。30年后的今天,左敏接受支点财经记者采访时,非常流畅地复述了曹德旺的原话。

“他跟我讲完后,当场给了两万元赞助费。”当时左敏喜出望外,“这笔数额巨大的赞助费,是他对我的一份信任。”

回到厦门大学后,左敏向同学们讲述在福耀玻璃的“奇遇”。“一个乡镇的民营企业的老板,会如此大方地拿出一笔巨款赞助一场研讨会?”当时不少同学疑惑不解。

左敏心里特别清楚:曹德旺是一位具有伟大抱负和担当精神的企业家。

毕业后,左敏没有选择回到家乡湖北工作,而是毫不犹豫地来到福耀玻璃。

另一头,曹德旺正在伤神。虽然左敏来了,但要想吸引更多的大学生来福耀玻璃,还要打破户籍制度的不合理之处。

那时的大学生都往政府、国企跑,人事档案成为横亘在中国合资企业与独资企业聘用大学生身上的拦路虎。难道非国营企业就不需要人才吗?这个题该如何破解?

在曹德旺看来,这个关不破,所谓的改革开放就只是一句空话,他相信政府一定要解决。

曹德旺三番五次拜访福建省人事部门领导。后经省领导批示,作为试点,福建省率先成立全国第一个人才交流市场,也就是现在的中国海峡人才市场,它解决了当时大学生毕业后去合资企业就业的档案问题。全国不少省市效仿此举。

为了方便服务更多的大学生,曹德旺还捐给新成立的人才交流中心一辆吉普车。

 

像父亲对待儿女一样对待员工

 

有了大学生,曹德旺又遇到新问题,如何管理好这批“高级知识分子”。

有一次,曹德旺出差回来,听到工厂里的老员工与几个女大学生打起来了。理由是这几个大学生架子大,不听指挥。

在左敏身上也发生了更大的“冲突”。1989年,公司工会主席走进曹德旺的办公室,“揭发”新任财务经理左敏的“不良行为”。

左敏和未婚妻在工厂里同居,引来闲言闲语。他们有时睡在男职工宿舍,有时还把未婚妻同舍的其他女职工“赶到”其他宿舍去睡,好给他们留下单独空间。

“这事很严重。要是传出去,会严重破坏公司形象。您知道吗?”工会主席对曹德旺说。

曹德旺找来左敏,问清实情。左敏如实相告,未婚妻户口落不了地,没法办理结婚证明,再说家庭经济困难,也没钱举办婚礼。“我与女朋友是第一批来福耀玻璃工作的大学生。这里书店、文娱活动都少,加上初来语言不通,我们两人是彼此的依靠。”

曹德旺想了想,现在公司员工八成是年轻人,左敏并非个案,这个棘手的难题必须解决。

曹德旺定下两条刚性规定:一是限制员工在公司里发红白喜事请帖;二是由工会出面,在员工中实行婚礼登记制,当年可借公司尾牙宴一起举办集体婚礼。

1990年春节前夕,福耀玻璃如期举办尾牙宴(闽南地区的传统民俗文化,农历十二月十六),曹德旺为6对年轻人举行了集体婚礼,这是福耀玻璃史上首次集体婚礼。曹德旺告诉大家,公司集体婚礼将长期存在。

“记得2006年,在福耀玻璃的尾牙宴上,6对新人还收到曹总送的钻戒。集体婚礼现场,员工们一片欢呼。”左敏回忆说。

如何当好一个总经理?左敏说,曹总曾告诉他,要爱兵如子,要像父亲对待儿女一样对待员工,从德、智、体等方面全方位去关心他们,因为他们才是企业真正的财富。

初到福耀玻璃,左敏像所有新员工一样,从生产车间的工人做起。在搬运玻璃的过程中,他发现工厂生产的玻璃成品率只有60%左右,而国外同行的成品率却很高。于是,左敏便与班组长、同事自觉组织起来,运用自己的专业知识进行统计分析,寻找提高成品率、控制成本的措施。这个举动受到曹德旺的赞赏,左敏也很快得到提拔。

 

“被逼成富豪”

 

1991年,福耀玻璃改制并发行股票,左敏成为改制领导小组最年轻的成员。

福耀玻璃启动股票发行后,曹德旺哭了一场。

1992年的一天,曹德旺与某银行行长喝酒,喝着喝着就喝哭了。

“曹总,您怎么哭了,有什么事?”行长关切地问。

曹德旺向行长讲述令他辛酸的事。1991年6月,福耀玻璃发行第一批1600万股股票。当时有朋友问他能不能买,他不懂这个不能说,就告诉朋友“可以买,当年可以分红”。一传十,十传百,很多人都买了。

第一批股票很快卖完。“黑市”开始交易福耀股票,每股由1.5元涨到2.5元。

三四个月过后,社会上疯传:福耀玻璃股票不能上市了,曹德旺企图圈钱跑路。随后是不堪其扰的问询电话:“曹总,公司什么时候上市呀?”

被逼无奈之下,曹德旺委托家人筹钱,帮忙回购股票。这次筹钱,导致曹德旺欠1000万元债务,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1993年6月10日,福耀玻璃正式公开上市,开盘价44.44元。当天晚上,曹德旺回到宾馆估算了一下,自己不仅还清了债务,还有2亿元在账上躺着,感叹了一句,“我这是被逼成的富豪”。

有福耀玻璃原始股的左敏,成了百万富翁。大学毕业才五年的他,是当时中国上市公司中最年轻也是最早的CFO。

谈及此事,左敏对支点财经记者说,当初大批同学进政府、国企工作,说他傻,怎么去一家乡镇民营企业工作,“现在看来,我的选择是正确的。”

一生“奇耻大辱”

 

福耀玻璃是福建省第一家上市公司,曹德旺家族处于控股地位。但是,曹德旺还有更大的抱负,他希望发行B股,拓展融资渠道。

1994年,曹德旺接到福建省政府办公厅的电话,希望他向来访的法国圣戈班国际开发部副总裁皮尔·戴高介绍全省汽车玻璃生产的情况。当年,圣戈班是全球汽车玻璃业的巨头,位列世界500强第205位。

圣戈班正谋划大举进军中国市场,希望以合资方式实现中国之旅的“软着陆”。

首次接洽,皮尔·戴高不曾想过居然会在福建遇到这样一个懂行的人。他们回到法国后,建议集团与福耀玻璃进行谈判。

1996年初,福耀玻璃收到法国圣戈班交易款,合资公司取名万达汽车玻璃。双方合作由此开始。

左敏全程参与了这一场合资大戏。他说,当时合资公司的董事会成员中,中方代表仅曹德旺和他,其他七名董事均是法方代表。

在曹德旺看来,福耀玻璃必须学会与狼共舞,与圣戈班展开合作,可以借助其良好的全球销售网络和行销经验,扩张海外市场。

很快,曹德旺就发现这不过是一厢情愿。

与圣戈班3年的合作期间,他作为董事长兼总经理,向圣戈班报告的文件摞起来有50厘米高,但没有一份文件获得批准。

曹德旺十分愤怒。他辞去合资公司的一切职务,决定自己独资投资2亿元,建100万套夹层玻璃厂,公司取名绿榕玻璃。

1999年,圣戈班与福耀玻璃劳燕分飞。

左敏告诉支点财经记者,这场3年的“同床异梦”,到了梦醒时分才明白:在全球有300余家合资公司的圣戈班,只是将福耀玻璃看作是其国际化进程中的一枚棋子;而福耀玻璃是想借助圣戈班,成长为一家全球化的大公司——这一点,恰恰为圣戈班所不容。

“这就是双方本质上的冲突,是在国际化路径上的冲突。”左敏说,不过,三年的合作,公司在管理、技术层面向圣戈班学到了不少,甚至可以说,公司真正意义上的技术突破,是从这个合作开始的。

虽然此次合作失败了,但福耀玻璃展开了全球化运作,而且卓有成效。

“我一生都非常成功。在个人声誉方面,唯一不成功的案例就是与你们的合资。”有一次见到圣戈班集团总裁,曹德旺这样说,在他心里,这此失败的合作是奇耻大辱。

2008年,曹德旺将个人持有的万达汽车玻璃股份捐给国家成立慈善基金会。

 

左敏在福耀玻璃的三进三出

 

福耀玻璃上市之后,左敏看到了自身发展的天花板,回校继续读书的念头越来越强烈,时不时冒出来。

1996年秋,左敏走进曹德旺的办公室,汇报自己要回厦门大学脱产攻读MBA。起初曹德旺没有同意。左敏决然地对曹德旺说:“您不同意,我只能辞职。”

看到左敏如此坚定,曹德旺同意了他的请示。左敏重回厦门大学,不断完善自己的知识结构,还出任了校研究生会会长。

两年的学习生涯结束,左敏出任福耀玻璃副总裁(排序第一),着手建立规范化的公司治理制度。

2006年,左敏离开公司,回到湖北武汉,创办湖北捷瑞集团。

起因是这样的。左敏的弟媳打电话向左敏诉苦,说他的弟弟经常在外与客户打麻将、喝酒,夜不归宿。左敏随后打电话给弟弟,得知年底为了要账,不得已,才跟客户“搞关系”。左敏批评了弟弟,告诉他,“如果靠打牌才能要回客户的钱,这样的客户可以不交。”

左敏和兄妹们商量,决定创立自己的品牌捷瑞——中国第一家专注于汽车玻璃连锁服务品牌。左敏出任捷瑞集团董事长。

事实上,创业后的左敏并没有与福耀玻璃完全脱离关系。捷瑞集团成为福耀玻璃的经销商。在捷瑞集团位于武汉黄陂区的总部,支点财经记者走进玻璃厂房,看到各种型号的汽车玻璃整齐划一分上下两层堆放着。工作人员介绍,目前库房里不仅有福耀玻璃,还有其他厂商生产的玻璃,产品多达200余种。

2007年,曹德旺一个电话又将左敏招了回去。这一年,他与曹德旺一起出席CCTV中国最受尊敬企业奖。

只是这次回归,左敏并没有呆太久。2009年10月,因捷瑞发展问题,左敏又回到武汉,他重新梳理了捷瑞的发展规划、经营理念等等。他将捷瑞的核心价值观确定为“呵护”(呵护玻璃,呵护安全,呵护你我的世界),将经营理念调整为“由竞争到合作,由自己开店赚钱到帮助他人赚钱,由赚保险公司的钱到替保险公司省钱、省事、省心,由为捷瑞人创造有尊严的生活到为全行业链所有人创造有尊严的生活。

左敏最近一次回归福耀玻璃是在2014年,这一次的回归受到外界极大关注。此时,福耀玻璃面临接班的难题。

左敏此次回归之初,被任命为财务总监。次年,曹德旺之子曹晖辞去总经理一职,左敏被任命为总经理,直到2017年他离职。

三进三出,有媒体报道左敏深得曹德旺的赏识,曹德旺与左敏情同父子。

 

谁来接班

 

左敏的离职,给福耀玻璃的接班人问题又留下悬念。

早在2010年,曹德旺曾宣布退休,但一直是退而不休。2006年至2015年,曹德旺的长子曹晖担任总经理,负责日常具体业务,但他似乎无心接班。2015年7月,曹晖突然宣布离职,创立福建三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2017年,左敏离任后,曹德旺的女婿叶舒接替左敏,担任总经理一职。不少人据此判断,叶舒可能是接班人。

坊间对福耀玻璃的接班安排猜测纷纷,甚至猜想这一庞大的家族企业是否会聘用职业经理人。

实际上,早在1993年福耀玻璃上市时,就已完成去家族化管理。2003年至2005年,福耀玻璃分别聘请日本人丰桥重男和原通用中国公司先进技术管理部总监刘小稚出任总经理。但是,不到一年时间,两人因各种原因选择了离开。

有接近福耀玻璃高层的人士告诉支点财经记者,作为一家公众公司,任何人都有接班的可能性。同时,该人士举例称,中国民营企业的传承,联想、美的、步步高等都有成功的案例,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的退休也值得借鉴。民企接班并非都是“子承父业”。

在左敏看来,只要打造好企业的经营生态、文化,无论谁接班都不难。“如果企业的根烂了,你交给谁接班,都无力回天。”

左敏向支点财经记者透露,他2014年回归福耀玻璃时,接班的制度安排是公司重点的探索方向。“我提出,使命创造未来。公司在企业的透明度、流程管控等方面的探索,就是要重新定义企业的文化、生态,实现可持续发展。”

“曹总曾说,小时候,父亲告诉他,做事要用心,有多少心就能办多少事。我相信在接班人问题上,曹总能处理得很好,也相信福耀玻璃会有更大的成就。”左敏说。(支点杂志2019年3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