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特写

“乌龟哲学”造出电梯王国

作者:《支点》记者 丁杰 点击次数:309  发布日期:2012-06-16

当市场被掌握核心技术的国外电梯企业垄断时,他毅然走上了研发的道路;从7年前决定开辟国外市场,到产品远销十几个国家和地区,一个世界梦在变为现实;在武汉闯荡20载,从一名电梯维修工成长为电梯行业里的领军人物。

他就是武汉智能电梯公司董事长陈纯星,一本生意经、一套成功论、一个大梦想,为他的“电梯王国”架起一条冉冉升起的通道。

本土“换脑”

1996年,陈纯星的“智能电梯”公司挂牌成立的时候,还有很多人提出质疑:武汉还有人能造电梯?这番话听着刺耳,却揭示了一个事实:在当时,国外电梯凭借掌握核心技术,几乎垄断了市场。

当时,湖北电梯需求在2000部左右,而市场上却不见本土电梯企业的身影。这一点深深刺激了陈纯星。

“一些传统的国产电梯因采用落后的逻辑控制技术,耗电量大,故障率高,维修非常困难。”在多年的电梯维修过程中,陈纯星发现,国内电梯的落后在于控制系统。

于是,他提出一个大胆设想——“换脑”,借鉴世界上最先进的控制技术,改变国产电梯“呆傻迟钝”的形象。看准了武汉高校众多、科研资源丰富的优势,陈纯星开高价,从几所高校陆续请了9名退休工程师,对电梯控制系统进行攻关,边研究国外技术,边搞自我研发。这在同行看来,不但是下血本,也意味着冒险。

陈纯星的坚持很快换来了回报。在专家们的帮助下,智能公司的产品短短几年更新了三代。利用自己的电脑控制技术,他先后为省内外600多部电梯成功“换脑”,新的控制技术得到市场充分认可。

他深知,建设一流的企业需要有一流的“智囊团”。如今,智能电梯的研发团队不断壮大,研发费用占到每年销售额的5.2%。

目前,公司成功研发出了全球速度最快、8米/秒的磁悬浮电梯,在技术创新上把国外同行甩在了身后。

把工厂开到对手老家

陈纯星的抱负决不只是在国内打出名气,而是要走出国门,跟世界级的对手比个高下。“2008年的时候我们排全国第8,前7名都是外资,现在我们能排第6,超越了2名,前面的5名仍然是外资对手。”

要击败对手需要先了解对手。两年前,陈纯星在美国加州一家电梯工厂参观时,发现其电梯产品多为一扇门,占地井宽3米,并不节能。而自己有成套的电梯技术,主流产品为对开门,井宽2.2米,相比而言,节能上有优势。这次考察让他下定决心要去美国“淘金”。

实际上,陈纯星早已开始开辟国外市场。近几年,他以技术或“技术+现金”的方式入股,在巴基斯坦拉合尔、孟加拉国吉达港、泰国曼谷和俄罗斯叶卡捷林堡办了4家合资厂。这些成功经验都给他在美国“摆擂台”提供了充足信心。

更大的支出还在后面。受到美国当地法律的限制,中国工作人员不能参与电梯安装,否则属于劳务输出。无奈,50台电梯送到美国后,陈纯星只能聘请当地人安装,每人每天工作5小时,工资600美元,小费150美元。20多个工人工作45天,陈纯星支付了600万元。

尽管如此,智能电梯出口到美国,同款电梯价格仍比国内高出15%,比国外同类电梯便宜20%左右,有较强的竞争力。这对陈纯星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诱惑。“智能的技术水平不在奥的斯之下。”于是,他萌生了像国内家电巨头一样直接在美国建厂的想法。

几年前,为了收购智能电梯,美国奥的斯公司总裁曾坐专机飞来武汉,和陈纯星面谈。从长远考虑,陈纯星毅然拒绝了这次收购。按照奥的斯陆续增值的方案,三年后,奥的斯将持有智能80%的股权。“超过50%,智能将失去经营决策的主动权。”

奥的斯总裁或许不会想到,多年后,这家公司竟要把工厂建到奥的斯的老家,去与它同台竞争。目前,美国城际发展公司已与陈纯星达成意向,各出资50%,合资成立一家新公司。

在全球战略的背后,陈纯星描绘了一个宏伟的目标:到2015年跻身前三,一年生产3万部电梯,销售额突破100亿元。

“乌龟哲学”

目前,智能电梯在全球设有17个分公司和9个办事处,在武汉、重庆、贵州、广州四地设有生产基地。2006年6月,该公司总部将搬迁至位于光谷的智能电梯公司工业园。投产后,一期年产电梯1万台,年产值将达到30亿元,成为目前国内最大的电梯生产企业。

谈到成功的秘诀,陈纯星搬出了一套“乌龟哲学”。“智能电梯就要做‘千年乌龟’。”他笑称,乌龟步履缓慢,寿命却最长。企业发展壮大后,有人建议陈纯星去搞房地产,他一笑置之。

在他看来,乌龟有两个长处值得他学习。一是一步一个脚印,如果步子迈得太快,搞多元化扩张可能摔跟头;二是缩头做人,办企业关键是要练好内功,做好科技创新和服务,老是在外面吹是办不好企业的。

那怎么才能办好企业呢?陈纯星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现在一部电梯,制造只占成本的40%,安装占40%,服务占20%。所以,哪怕是一个纯进口的电梯,有超过60%的钱花在非制造环节。这说明,国产与进口的差别不在制造,在现场安装和服务,更在人员的素质和水平。

陈纯星非常重视对企业失败原因的总结,办公桌上常年放着一本书——《研究失败》。事实上,这位白手起家的企业家具有一种从教训中寻找机会的思维模式。

去年发生了“奥的斯电梯事件”(去年7月5日北京地铁4号线酿成一死众伤的惨剧,肇事扶梯为奥的斯品牌,其后奥的斯在各地频发的故障纷纷被曝光),陈纯星受到很大触动。陈纯星说,其实国内外电梯技术目前已相差无几,拼的是安装和服务。

智能电梯在安装时共有12道工序,必须保证前一个工序完成后才能进行下一步安装,每个零部件有专人监测,合格签字后方能使用。“我们有一支严格的三级质检队伍。无论生产还是安装,任何一个环节被查出问题,责任人必须立马走人。”

去年,智能电梯销量同比增加了30%,选择国产品牌的顾客增多了。“如果当时被收购,现在肯定后悔。”陈纯星庆幸当年拒绝了奥的斯的收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