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区域

用好手上的“金字招牌”

作者: 《支点》特约记者 张庆源 点击次数:473  发布日期:2012-06-17

目前,我国区域开放开发的战略布局已由“沿海先行时代”进入到“沿海沿江并重时代”。湘鄂赣共建的长江中游城市集群建设已全面启动,正争取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川陕渝主导的“西三角经济区”也成为一大亮点。

当我们为越来越多的跨省合作将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振奋时,也不得不思考一些问题:“普惠制”的区域政策能带来什么?各地如何用足用好手上的“金字招牌”?

经济区内的多核驱动

去年10月,国务院支持河南建设“中原经济区”政策下发。其显著意义之一是将中部六省的政策基本拉齐。此前,中部其他省份都分别获得了国家级的区域政策。

其他五省的政策分别为:两湖的“武汉城市圈”和“长株潭城市群”同时获批国家“两型社会”综改区,江西省2009年获批鄱阳湖生态经济区规划,安徽省2010年得到了皖江城市带国家产业转移示范区的名号,山西省2010年获批国家资源型经济转型试验区。

要看中部经济发展的区域协调发展,不妨看一下其他几大经济区的区域内互动。30多年前深圳等经济特区的布点,有着显著的地理位置的考量,毗邻港澳、沿海成为最为有力的开放基础。对于珠三角的区域经济发展而言,有了深圳的急升,加之广州这座传统城市的双核带动,拉动整个广东省内的经济自然不在话下,省内的其他城市也是与这两座大城市错位发展,相得益彰。

“长三角”的发展则经历了一番拉锯战,但从现在来看,已经进入了协调发展的态势,以上海为绝对中心,苏南和江浙的产业发展配合上海产业发展,两地的交通也接轨和充分利用上海这个枢纽,长三角地区合作的意味现在已经远远大于竞争,这个地区的战略中心,显然是浦东新区。

在目前东南沿海的三大经济区中,大概只有环渤海经济区尚处在不断融合过程中。这是因为这个地区的地理特点首先就有着明显的差别,怀抱渤海湾的天津、辽宁、山东、河北等省市区各居一地,隔海相望,较为缺乏地缘上的直接联系。显然,位置居中且港口资源首屈一指的天津最适合成为这一地区的中心,而滨海新区自然也就成为了环渤海经济区这个区域经济概念下的中心。

中部地区发展也需要多核驱动,而湖北应该担当重任带动中部崛起。湖北可从自身禀赋和发展基础出发,提升传统产业科技含量,大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着力增强自主创新能力。同时发挥区位交通优势、农业资源优势、科教资源优势等等。

自我争取发展主动权

回过头来看,中部地区的国家区域政策正是全国区域政策的一个缩影。现在国家级的区域政策已经遍地开花,20多个省市都已获得了国家级区域政策。我们要思考的一个问题是,普惠制的区域政策能给各地带来什么?

从眼下看,全国有几个层次的区域政策。第一类是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简称“综改区”),这一类地区主题词是“改革”,在外界看来,这些地区继承了中国第一代经济特区的衣钵,成为新一代的全国性政策的先行先试区,包括浦东、滨海、成渝等;第二类为国家级区域发展规划,如辽宁沿海经济带、安徽皖江城市带等。

从综改区近年来的发展来看,“金字招牌”更多的是让地方得到发展的主动权。与当年的深圳等五大特区“政策倾斜性改革”不同的是,眼下的区域政策的基调是“普惠”。比如,“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的核心政策被平移到了“中部崛起”、“西部大开发”;成渝综改区的金融财政政策与天津滨海新区综改区亦无很大差别。

天津的发展速度令人关注。国家在2007年和2008年决定给予天津开办港股直通车、OTC市场(非上市公司的股权交易平台)等改革权限,但至今未有更新进展。不过,天津借助大项目投资等等,GDP增速依旧全国第一。

比起改革,“上总量”似乎显得更为实际。因为申请国家的各类政策,需要较长的审批期,这也就难怪一些地方政府感慨,“有个帽子更好看一些,没有也并非不能干,有的政策批复需要几年的时间,有这几年时间,早已经干起来了。”

当然,这些年并非没有点状的改革推进。天津的小城镇建设、科技创新以及重庆的公租房、户籍等方面的改革探索都取得了实质推进。需要说明的是,从目前来看,其象征意义远大于其对当地经济的实质性提升。

避免“一哄而上”

有学者指出,需要警惕普惠性区域政策加深各地同质化竞争,尤其是警惕这种竞争更多的是“争总量”,而非发展的“独特性”。这从各省市竞相引进央企、国企就可见一斑,因为其对投资的拉动显得极为迅速。

需要认识清楚的是,最近两三年来,国家陆续制定和批准了一系列的区域规划和区域文件,不是怕脑袋随意而为,也不是和地方博弈的结果,而是基于促进经济平稳较快增长和推进区域协调发展的需要来制定的,经过了反复的调研、论证。

一个区域的发展战略要上升为国家战略,最重要的是要具有全局性和典型性,对于国家整体的改革发展具有重要意义,能够为推动落实国家重大战略提供示范和带动作用。

诚然,要避免“上总量”的同质化竞争,需要改进评价体系。引入对单项改革突进的评价权重,则是极为重要的指挥棒,如果更能进一步,能在不同的大区域板块之间,以及侧重点不同的试验区之间,进行官员的差异化考核,或许能够对一哄而上的区域心态起到根本性的改变。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实现全国各地在不同重点领域的各自突破之势,可能比表面上的千帆竞流和欣欣向荣来得更为健康和持久。

值得关注的动向是, 31个省份2012年GDP预期增速均已公布,仅海南调高GDP增速目标1个百分点,宁夏设定的增速目标与去年持平,其余29个省份的GDP增速目标均下调,其中天津降幅最大,下调4.4个百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