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区域

湖北“挖万塘”破解小型水利难题

作者:《支点》记者 何辉 点击次数:561  发布日期:2012-06-17

“今年,咱的西瓜再也不会漂在水上了!”望着自家瓜田旁边那口整治一新的塘堰,正给瓜田松土的任能育咧着嘴笑了。

任能育是武汉市江夏区乌龙泉街立新村一组组长,他家瓜田旁的那口塘堰,已经有30多年没有整治过了,基本没有蓄水功能。连续两年的夏天,武汉持续多天大雨,他的瓜田排水不畅被淹,种植的西瓜损失惨重。

在任能育心里,2012年肯定是个丰收年。从去年12月5日至今年3月5日,湖北开展“万名干部进万村挖万塘”(以下简称“挖万塘”)活动,让每个村民小组都有一口当家塘堰,以此带动农村小型水利设施的整治和建设。

“万名干部进万村挖万塘”

让任能育高兴的是,他家瓜田旁边那口塘堰的整治,不由他个人出钱,也不用他出力,全部是由武汉市民政局的干部出钱出力修整的。

这就是湖北“挖万塘”活动成果的直接体现。

“修堰如建仓,蓄水如蓄粮。”自去年12月5日起,湖北全省机关干部组成的8550个工作组分赴全省26000余个村驻点“挖万塘”。这也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湖北省规模最大的农田小水利建设。

今年春耕前夕,湖北各地“挖万塘”捷报频传:监利县更新改造骨干抗旱泵站一座,疏挖排灌渠道45.95公里,实施渠道疏浚项目20条;公安县麻豪口镇荆丰村疏通了3条总长3100米的灌溉渠,全村95%的田可灌溉……

2月23日,湖北省“三万”活动办公室通报,全省20万口塘堰整治任务基本完成,实现了“每个村民小组都有一口当家塘堰”的目标,为今年农民的春耕播种打下坚实的基础。

“整治塘堰的确是当前最想解决的大事”

“对我们来说,整治塘堰的确是当前最想解决的大事。”任能育所在的立新村,是武汉当地“土地堂”西瓜的主要产地之一,村民每年的主要经济收入都来自种植西瓜。

2010年7月9日前后,正值立新村无籽瓜上市时节,但武汉持续十余天大雨,瓜田排水不畅,使得瓜藤和成熟的西瓜都泡在水里,每天都有万余公斤西瓜烂掉。

去年5月间,是无籽瓜苗正在长藤的关键时节,需要充足的水分做养料,但湖北却遭遇60年一遇的大旱,村里的塘堰也没有了蓄水,持续的干旱使得瓜苗营养不良。好不容易熬到6月初,无籽瓜苗到了授粉季节,武汉又连续来了三次强降雨,田里又遇排水不畅,任能育的瓜田再一次成了水田……

尽管政府部门和社会各界都对任能育伸出援助之手,有的帮他卖瓜,有的帮他抢种庄稼。但很长时间里,任能育都在思考同一个问题:农村抗天灾的能力怎么就这般脆弱?

任能育围着村子转了一圈又一圈,终于发现一个大问题:农村抗旱防洪主要靠的是塘堰,但立新村一组现有的10口塘堰,长期无人管理和疏浚,堆积的淤泥将“碗”状的塘堰变成了“碟”形,蓄水功能丧失一大半;还有的塘堰受人工或泥鳅翻拱等原因变成了“筛子塘”——塘堰周边的漏洞太多,根本蓄不住水。

“如果我们一组的10口塘堰功能都完好的话,我不敢保证去年和前年村里的瓜地不被淹,但至少可以减少相当部分的损失。”任能育说。

塘堰“历史债”是全国普遍现象

农村塘堰长久没有整治过,并不只是武汉市江夏区一个地方的个别现象,在湖北甚至全国很多地方的农村都普遍存在。

湖北省水利厅塘堰整治专班有关负责人介绍,湖北各地的农村塘堰,大多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兴建的,当时全国上下大兴水利,每个村都新建有塘堰。但塘堰建好后,由于缺乏投入、年久失修、疏于管理,淤积毁损严重,有的已30多年没清淤了,如3米深的塘堰,淤泥却深达2米,功能大为衰退,严重影响了农民群众的生产和生活。

监利县是闻名全国的水稻生产先进县。其三洲镇潘阳村有一条长3750米的中心河,灌溉全村4个村民小组1600多亩农田,被村民们称为命脉河。由于河道淤塞变窄,河床抬高,2011年抗旱时,村民看得见长江水却用不着,损失较重。

在全国范围内,基层水利“年久体衰”也是普遍现象。数据显示,目前,全国绝大多数中小河流未进行有效治理,大多数仅能防御3至5年一遇洪水;全国8.3万座小型水库中,约56%存在安全隐患。

今年1月30日,全国水利厅局长会议指出,要因地制宜建设“五小水利”工程,全面实施山丘区小型水利设施恢复抢救工程,加大塘堰清淤力度,加快建设雨水集蓄利用工程,大力发展集雨窖灌节水农业。

“宜都经验”破解建管难题

“建塘容易管护难。”走在刚刚修整好的塘堰边,任能育不时皱起了眉头:村子里的10口塘堰为什么在抗旱防洪时起不了作用,就在于只有人建,却没有人管,淤泥长期无人清,塘堰漏了也无人修,“这次全省上下都在挖塘,等到塘挖好了,后期的管理又怎么办?”

智慧藏在民间。湖北宜都市管护小水利的模式被誉为最“接地气”的管理办法。

2005年8月,宜都市启动了“产权受益户共有制”改革,其基本涵义是:根据水利工程不可细分的特点,按农田多年灌溉的受益面积为依据,将整口堰塘的经营权承包给受益的农户共同所有。

宜都市姚家店镇黄莲头村是最早进行“小型农田水利设施产权制度改革”的试点村,黄莲头村一组的余吉鹏被当选为“堰头”,余家大堰归他管。他回忆,整治前的余家大堰,“下雨一满堰、雨停便漏完”,5亩大堰塘变成小池塘,小池塘再变成泥巴塘。试点后,余家大堰成了他们19户人家的东西。这让他们更加爱惜这口堰塘了,他与另18个受益户一起夯堰堤、堵漏洞,将塘堰整修一新。第二年旱季,满满一堰水,几户人家40亩稻田免遭旱灾。

黄莲头村的这场改革尝试,让村民们成了堰塘的主人,调动了他们管理堰塘的积极性。

农田水利建设事关农业稳定发展

小塘堰连着千万农家。湖北省水利厅介绍,今年要在“挖万塘”活动的带动下,全省重点开展塘堰扩挖、河渠疏浚、田间“最后一公里”渠系整治三大工程建设。动员社会力量,大规模疏浚河渠7000公里,整治田间渠系10000公里,全力推进当家塘堰清淤扩挖80万口。

湖北省委财经办(农办)新农村建设办公室主任贺曙光表示,湖北是农业大省,开展“万名干部进万村挖万塘”活动,是解决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利益问题的利民惠民之举,是给广大农民带去实实在在的利益。

湖北省社会科学院党组书记曾成贵认为,湖北开展“挖万塘”活动,就是为落实2011年中央一号文件的精神,大力推进湖北农田水利等农业基础设施建设,为实现农业大省向农业强省的跨越奠定坚实基础。

湖北开展“万名干部进万村挖万塘”活动,引发全国媒体关注。水利部专家指出,农田水利建设滞后仍然是影响农业稳定发展和国家粮食安全的最大硬伤,加强农田水利等薄弱环节建设对农业发展有着巨大意义,关系到农业增产、农民增收、农村发展。

链接材料:美欧小型水利建设经验

美国农业灌溉骨干工程、农村供水工程一般是联邦政府赠款50%,其余50%由地方负责,地方负责部分通常是税收支出或政府担保优惠贷款。对于落后地区,联邦政府采取赠款或零利率贷款的办法予以资助。

在日本,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仅对水利公益事业进行大量投入,而非公益事业的水利项目则推向市场,由项目业主负担,政府提供一定的补助。

欧盟依据小型农田水利设施项目的性质给予不同力度的补贴,原则是公共产品性质较强的项目给予的补贴力度也较大。最高补贴可达项目预算的80%,私人性质的节水和灌溉设备补贴率为25%—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