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区域

东部产业西移步入蜜月期

作者:《支点》记者 袁阳平 点击次数:588  发布日期:2012-06-16

得意荆州

4月初,武汉大学校园内樱花烂漫,慕名而来的游人如织。武汉大学区域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吴传清无暇顾及这撩人的春色,一心扑于电脑前收集整理着国内各大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的资料。

“荆州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建设已全面铺开。”身为湖北荆州人,吴传清颇感自豪。去年底,国家发改委正式批复同意设立湖北省荆州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

吴传清告诉《支点》记者:“荆州获批国家级产业转移示范区,有望弥补湖北经济板块中的这一短板,为改变湖北区域经济发展不平衡带来了一个契机。”

荆州有句方言叫“蚂蟥听不得水响”,比喻人反应敏捷,追逐目标有粘劲。在获得这块“国家队”奖牌的背后,鲜为人知的事故不少。其中,肖夕映就具有“蚂蟥精神”。

肖夕映 2007年1月调任荆州市发改委主任一职。2010年8月,听说国家要设立“中西部地区承接产业

转移示范区”,他立即赶到北京,第一时间确认消息。随后,荆州市委、市政府组织专班展开前期研究,主要负责人先后10多次进京了解最新进展。

参加过此次专班工作的人士透露,肖夕映跑项目的精神将“蚂蟥”的粘劲尽显十足。为了获得这块“国家队”奖牌,他在国家发改委附近住下,有时中午也不回住处休息,为的是能找到机会汇报荆州的发展愿望。

有一次,肖夕映听说国家发改委一位司长在河北举办讲座,他连忙赶过去参加,讲座结束后他与这位司长握手面谈,请教示范区建设相关情况。

“荆州作为一个欠发达的内陆城市,在拉动经济增长的投资、消费、出口这三驾马车中,投资仍起着关键作用,而投资必须靠大项目、好项目作为载体。” 肖夕映认为,荆州要发展,必须要大力招商发展现代工业。

“今年我们已经签约18个项目,总的招商规模上百亿元,在拿到国家级产业转移示范区的招牌后,荆州市的招商引资工作有望更顺利。”肖夕映说。

在一份《关于荆州实施“壮腰工程”的基本思路》文件中,荆州市发改委明确提出到2015年,要力争荆州全市生产总值达到 2500亿元以上,在占湖北全省GDP的比重在2010年5.3%的基础上,提高3-5个百分点。

兄长皖江

早在2010年1月12日,国务院批复《皖江城市带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规划》,这是国内首个获批的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规划。两年来,皖江城市带声名鹊起。

循着合蚌公路一路前行,安徽滁州凤阳就出现在眼前。凤阳是大明王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的故里、中国农村改革的发源地、石英资源大县。

步入凤阳门台工业园,你会看到大大小小的玻璃制品厂家,这得益于当地丰富的石英资源。在众多玻璃制品生产企业中,德力股份最引人注目,被外界称为“玻璃王子”的施卫东是这家企业的“掌舵者”。

清瘦、敏捷、思路开阔、语速较快,是这位44岁中年企业家留给外界人士最深的印象。德力股份会议室两侧墙上悬挂的匾额引人注目,东侧上书“同心同德,以德为先,以社会道德为企业立身的道德和底线”,西侧的那一块则写着:“齐心协力,整合凝聚一切力量来推动企业及行业的发展。”

施卫东最早从江苏南通起家,受到原料、劳动力、交通等各方面条件限制,南通当地玻璃产业企业持续发展受到束缚。他发现不少原料供应商来自安徽凤阳,便到凤阳一带调研了一番。

2002年,施卫东开启了德力与凤阳的姻缘,并最终远嫁凤阳。去年4月12日公司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成功上市。目前德力股份股票市值逾18亿元,成为日用玻璃器皿行业的领头兵。

伴随着新一轮经济增长周期,产业转移步伐骤然加快。长三角区域产业转移升级,给皖江城市带带来巨大的发展潜力。

“当时南通工人工资的最低标准是600元,而蚌埠(工业区就在蚌埠市郊)是280元,再加上蚌埠物流成本低,且是全国有名的运输枢纽城市等等。这里简直就是我的福地!”施卫东十分看好皖江城市带的未来。

德力股份只是皖江城市带引进来的上万家企业中的一家。

数据显示,2010年皖江示范区《规划》批复当年,示范区接待客商就达上万批次。2011年,皖江示范区引进 1亿元以上省外投资项目2974个,到位资金2871 亿元,占全省68.7%,同比增长46.4%。这其中,10 亿元以上大项目286个,实际到位资金1078亿元。

湘南“早起晚归”

为谋得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这一“国家队”身份,湖南湘南可谓“早起晚归”。

2010年1月份,皖江经济带公布获批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后没多久,同年4月8日至12日,郴州市党政代表团赴安徽合肥、铜陵、芜湖、马鞍山等皖江城市带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城市学习考察。

回家后,郴州呼吁湖南省政府协调江西、广西向中央提出邻粤产业转移示范带构想,或支持大湘南申报为国家级承接珠三角产业转移示范区,赋予郴州与《皖江规划》中相对应的先行先试政策。

4月17日,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考察团也前往安徽取经考察。10月,广西桂东捷足先登,成为了国家第二个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这一抢先,让广西桂东抢占了承接珠三角产业转移的先机。

2011年1月,重庆沿江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获批。同年10月,湖南湘南拿到了期盼已久的这张“国家级”王牌。

吴传清介绍,在中部六省中,目前三省各自获得了一张承接产业转移的王牌。这意味着东部向中西部地区实施产业转移、与中西部地区联动发展、实现共同发展目标的号角正式吹响。

吴传清判断,“十二五”期间中西部地区发展的快慢与好坏,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产业转移顺利与否。而三个产业转移示范区的承接与消化水平、服务与发展能力,将对整个东部地区产业转移,乃至发达国家产业向中国中西部地区转移都将产生重要的影响。

错位比拼

在吴传清的办公室内,除了桌子、坐椅外,四周墙边堆满了《国家竞争优势》、《区域经济学原理》等各类书籍。

吴传清说,自中部三大示范区出生之时,其各自的“身体素质”就存在优劣。

他介绍,皖江城市带示范区是安徽省域内最发达区域,紧邻长三角,系长三角发达区域的外围区域,具备就近承接长三角辐射、产业转移的区位优势;而湖南湘南示范区是湖南南大门,紧邻珠三角,是珠三角发达区域的外围区域,具备就近承接珠三角辐射、产业转移的区位优势,但湘南地区系湖南省域内欠发达区域。荆州示范区地处湖北中部,不具备就近承接长三角和珠三角辐射、产业转移的区位优势。

“相对于皖江城市带和湘南、桂东地区来说,荆州地区在区位上有一定的劣势,既不靠近珠三角,也不靠近长三角。”荆州市委政研室相关人士认为,在招商对象上荆州“全国撒网”,但荆州地区背靠中西部,更为临近内需市场,这是相对的优势。

湖北省发改委副主任肖安民认为,荆州是全国的粮棉油主产区,特别是在水产品的产量和加工量方面,其他两个示范区是无法比拟的。从文化来说,国家非常重视文化软实力建设,荆州是荆楚文化的核心区域,国家已经将大遗址保护荆州片区纳入规划,还将继续给予更大的政策支持,这是突出的比较优势。

在吴传清收集的资料中,他用加粗黑体字标出:皖江城市带示范区规划由国家发改委编制、国务院批准、国家发改委公布,定位相对最高,制造业发展基础相对较好;湘南示范区的“加工贸易的集聚区”特色也较显著。但相比较而言,皖江城市带示范区、荆州示范区重点承接产业方案设计较为清晰,而湘南示范区、荆州示范区的建设方案仍需进一步论证、完善。

吃“二手饭”没前途

“中西部地区应树立一个开放式承接产业转移的理念,全方位开放,面向世界承接最先进的产业,不然吃人家的‘二手饭’是没有前途的。”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山西忻州市委书记董洪运如是说。

在董洪运看来,产业转移的过程,应该是一个技术、工艺、竞争力、整合、再生的过程,不一定都要按照梯度转移的模式从东部到中部再到西部。中西部地区可以直接面向国际大都市承接先进的产业。

“我们没有必要吃别人的二手货,那样我们的经济发展就变成爬行了,是没有希望的。”董洪运说,“不然,引进来的企业开工第一天就是即将倒闭的第一天”。

“承接产业转移不是copy(复制),不是把工厂从这搬到那。一定要有产业指导目录,体现皖江与长三角的错位发展、皖江城市带城市之间的错位发展。”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杜鹰对皖江城市带最初发展提出要求时表示,皖江城市带一定要把好门槛,不是什么东西都往皖江里装。

以皖江城市带为例,陆续否决了污染严重、环境风险高的项目 100多个,涉及投资300多亿元。

吴传清打了这样一个比方,经济的梯度转移如同水漫堤坝,若不加引导任其流淌,便成水灾;若有规划地挖出渠道,并选一洼地收集,漫出的水就可以被保留下来,与上游形成水系,实现双赢。“产业指导目录犹如提前挖好的水渠,皖江城市带的发展经验值得借鉴。”

未来三五年

目前,我国东部沿海地区经济已进入转型发展期,正在进行新一轮产业结构调整和优化升级,产业向中西部地区转移步伐加快。据估计,仅广东近3年就有近万家企业存在转移的可能性,产业产值将上万亿元。

2月26日,湖南省召开全省扩大开放暨湘南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建设推进大会,湖南省政府高层人士表示,湖南省要抓住未来3-5年承接产业转移的黄金期,把承接产业转移作为发展开放型经济的重要抓手,进一步加大承接产业转移力度。

“‘三五年’是一个揭示大趋势的‘理想时间概念’。”吴传清称。

他认为,国内产业转移已推进了多年,但大规模的产业转移现象尚未出现。

原因何在?吴传清认为可以用区域经济学视域中的“区际产业转移力”、“区际产业转移粘性”理论解释这一现象。

“国家只是给了示范区一个帽子,如何搞,得看各省战略布局。” 他说,产业承接地要有充足低廉的要素供给、投资激励政策、接近消费市场等因素才能吸引企业入驻。

同时,在区际产业转移过程中,由于历史的、现实的、潜在的诸多阻力因素,导致产业转移滞缓,可能表现出一种粘性状态,目前如广东、江苏等东部沿海省份都在各自的行政区划内推动省内区际产业转移和承接。

但从总体而言,东部沿海地区产业向中西部转移是中国区域经济发展过程中的必然趋势。随着劳动力供给格局巨变、土地价格和能源价格上涨压力、扩大内需市场等因素以及中西部地区“产业转移承接力”不断提升,东部沿海地区产业向中西部转移的节奏必将加快。